柳茜簡介:

浙江大學、密西根大學安娜堡分校學士、哈佛大學碩士、清華大學博士。曾任哈佛肯尼迪學院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主席,現任哈佛肯尼迪學院中國校友會董事。“哈佛中國行”主要組織者。Hi China國際青年發展聯盟、世界青年發展論壇主席,南京市青聯常委。

努力消融世界對中國的偏見和誤解,是柳茜目前正在做的事—從民間外交的角度,讓世界了解一個真實的中國。

柳茜,這個九零后留學生,在中國民間外交領域書寫了最年輕靚麗的一筆,青春因此綻放出璀璨的光彩。

賦能青年,改變世界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你能為你的國家做點兒什么?),是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管理學院的校訓。國家這個概念好像離生活很遠,但是在這所大學讀書,身邊的人和事時刻提醒著柳茜什么是“家國情懷”。

對這個問題的思考,足足貫穿了柳茜在肯尼迪學院兩年的求學生涯。“我們一群在哈佛的中國同學開始去想,我們能為我們的祖國做些什么?”

在肯尼迪學院的時候,柳茜曾擔任中國學生會主席。在一次課堂討論中,她認識到了外國學生對中國有著或多或少的偏見。她知道這些偏見大多不是基于意識形態的對立,而是因為他們做出判斷基于的事實是不完整的。

“我無意改變他們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相反,我認為多元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本身就應當被尊重的。但是,我想給他們創造機會認識一個真實的中國,好的和不好的,以及為什么會這樣。”柳茜開始萌生這樣的想法。

對這個問題的思考,直接促成了柳茜和小伙伴們創建了公益組織:Hi China國際青年發展聯盟、世界青年發展論壇,希望能夠搭建起中國與世界溝通的橋梁,一方面為青年提供一系列的海外實習和實踐機會,幫助青年成長;另一方面幫助世界認識一個真實的中國,促進中國和世界的溝通與合作。

“哈佛中國行”的收獲

“哈佛中國行”這個項目打造了一個看中國的窗口,將哈佛的同學帶回中國,去親眼看一個真實的中國。

“哈佛中國行”的團員在哈佛大學范圍內嚴格選拔,這些年輕人未來有可能成為各個國家的政商領袖。柳茜希望他們能對中國有一個客觀的認識,未來做關于中國問題的決策時會多一份理解。

柳茜和團隊將每次“哈佛中國行”行程分為“中國的行政體系解讀”、“崛起中的私營企業”、“崛起中的社會組織”、“中國人對歷史的態度”四個主題展開,并據此安排了一系列到政府、企業、NGO組織、學校等機構的交流和參訪活動。

“在行程中,我們不去附和或者回避其他人對中國的看法,而是努力去回應和解釋,這最終會加深世界對中國的理解。”柳茜說,她希望基于真誠交流能夠產生理解和共鳴。

一次“哈佛中國行”,一位叫西德拉的哈佛肯尼迪學院研究生讀了5本關于中國的書,列了一個問題清單給柳茜看,柳茜請她帶著這些問題,親自去看看中國到底是什么樣。行程結束后,西德拉終于有了滿意的答案。

榮獲了總統勛章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柳茜和6個同學開了一次“遵義會議”。會上大家共同做了一個決定,各自辭去國外的工作,回國為自己的祖國做點事情。

從哈佛大學肯尼迪管理學院獲得公共政策碩士學位后,柳茜一直從事金融方面的工作,拿著幾十萬的年薪,但她決定辭職做自己真正熱愛的事情。這幾個年輕人在理想的驅動下,都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這并不突然。在哈佛待久了,柳茜發現哈佛人身上都有一個共性的東西,那就是:使命感。

她看著自己的南蘇丹同學回到他只有7歲的祖國,拿著每月100多美元的薪資,在戰爭的廢墟上干著建立南蘇丹金融體系的事業;看著自己的索馬里同學,雖然已經享受著個人的幸福生活,卻不甘心眼看自己的國家海盜猖獗、毒品泛濫,在明知總統候選人被暗殺率高達60%的情況下,毅然參選總統。

柳茜也一直在想,自己能為中國做什么?經過深思熟慮后,決定把做青年成長項目、做民間外交作為一生的事業。“我想讓更多青年知道,世界很大,有很多問題等你去解決。你有改變世界的可能性,從而找到自己對于世界的價值。”

作為Hi China國際青年發展聯盟和世界青年發展論壇的主席,柳茜女士一直努力推動中國與烏茲別克斯坦兩國民間外交,致力于為兩國青年的發展提供能力支持和機遇助力,促進中烏兩國的教育、經貿、旅游等各領域友好合作。

28歲的柳茜又多了一個新的身份——首位獲得烏茲別克斯坦總統勛章的非烏籍人士。2019年,世界青年發展論壇正式啟動President X計劃,通過案例研究與設計、權威課程教學、實地參訪調研與國際青年交流等綜合體驗烏茲別克斯坦文化,為有志于發出中國聲音的中國青年提供走向世界、提高全球勝任力的機會與平臺。

華麗的青春蛻變           

在這個過程中,柳茜的價值觀和人生觀有了新的升華。她坦言,“做公益的這幾年,是我成長最快的這幾年,在人生的寬度和對事情的認識上,更立體和包容了。這些年,我一直嘗試盡量把自己從“理想主義者”往“現實的理想主義者”去轉變,這樣,我們對于世界的構想,才不僅僅是一個構想,才能落地。”

而中國的公益組織籌資很難,柳茜也面臨這個問題。一開始的時候,她寧可自己吃苦,拼命籌錢,都不做收費的項目,因為怕別人說公益目的不純。但是,她逐漸認識到,這樣沒有自我造血的運營模式本身就是難以為繼的。

在不斷地探索中,青年項目慢慢過渡到青年自己付費,靠自我造血機制去支持組織的運營。后來,設立了青年成長基金,募集政府、企業、社會的捐助,去資助貧困但是優秀的青年,參與青年成長項目。

也有很多人問她:“你為什么不等到功成名就了,再來做公益。”柳茜回答,“我一直覺得,人生沒有一個時點是什么都準備好了,總會有這樣那樣的困難。我是一個很簡單的人,不大會算投入產出比,一件事情我認為值得去做,就去做了。沒有錢,我就把自己之前工作的幾十萬積蓄都投進去;沒有人,我自己先沖上去。慢慢地,有了更多的人加入,事情就做起來了。”

這些年的磨礪下來,她漸漸學到了如何去與挫折相處。最困難的時候,柳茜基本天天在家里掉眼淚,感覺心力交瘁。

后來她想通了:“之所以難受,是因為把自己放的太大了,因為太大,所以空間容不下現在的困難,自然難受。當你嘗試把自己放小,用一個歷史觀和人類觀來看待問題,你的空間就會大起來。才能消化現在的困難。”

 柳茜悟到,一個人成長的過程,就是從追尋大眾所定義的通俗意義上的成功層面,過渡到追尋自己定義的獨特的價值層面的過程。

寶貴的是,目前柳茜已經找到了自己最想做的那件事。從為“獲得成功”而做事,到為“實現價值”而做事,這是一場不折不扣的青春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