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心未泯 貼心長輩

農歷臘月二十八,我跟先生到了北京普仁醫院。除了常規的水果牛奶,我還抱了一只喜慶的紅色毛絨豬。這是歐美同學會拉美分會聯誼會每年的伴手禮——當年的生肖玩偶。2018年的幾百個生肖狗狗,就是我們兩口子陪同徐少軍夫婦去百榮商場采購的。

徐少軍老師與挑選的“狗先生”毛絨玩偶合影 2018年1月攝

今年,本來作為“拉美之友”合唱團主力團友的徐少軍老師,缺席了2019年的拉美分會聯誼會。因為他在頑強地與病魔作斗爭。

徐少軍老師作為“拉美之友”合唱團成員演出 2018年1月攝

抱著小紅豬到醫院,希望可以帶來一絲活力與生機。進入病房,第一眼完全沒有認出,但是這病房也只有一位病人,定睛一看,才發現這就是徐老師。“你們怎么來了?”開口說話的嗓音,也證明了這一點。可原本高大魁梧的徐老師,怎么瘦成了這番模樣。戳心的痛。我帶來了西語頻道一位與徐老師接觸最多的同事的問候,她現在人在美國。徐老師接過我的手機,用微微顫抖的手點擊發送了一條語音:“小馬,我現在情況尚可。請你放心,不要為我擔心。你在美國好好散心,照顧好兩個可愛的孩子,一定把你折騰得夠嗆吧。好好學習,注意身體。等你回來咱們一定好好聚。”

還是一貫地為別人著想,一貫地條理清晰,一貫地輕松幽默。這是我們認識的徐老師。想跟他說的話很多,因為休產假這段時間一直沒見到,一回來上班就知道了他生病的消息。

沒幾分鐘徐老師就趕我們走,說“你們走吧,實在抱歉”。我們知道很多人去看望,怕徐老師累著,匆匆告別。我握了握他的手說,等你好了咱們再一起做節目。

想著過年后再來看望他。沒想到,這一面竟是永別。

央視常客 最佳嘉賓

徐老師是央視西語頻道的特約評論員,還是“持證上崗”的。頻道為他辦理了央視新大樓的證件,可以出入自由。

從十幾年前,徐老師就開始作為嘉賓幫助西語頻道錄制或者做直播節目。參與過《對話》《聚焦》及各種大型新聞報道的直播,在黨代會、“兩會”、建黨日、國慶日、金磚峰會、“一帶一路”論壇、港澳回歸紀念日等重大主題報道中,徐少軍老師作為重要的評論嘉賓,向西語世界精準傳遞著中國聲音。

徐老師才華橫溢,瀟灑自如,不管什么話題、什么主題,他都可以順利“接招”,總能侃侃而談,西語流利,表達清晰,無懈可擊。他只要在北京,幾乎隨叫隨到,是我們的萬能救星。

徐少軍老師在央視西語頻道CGTN Espa?ol做節目嘉賓

徐老師在電視臺口碑極好,頻道所有人無不給他豎大拇指,不管是編輯、記者、主持人,還是攝像,都覺得他學富五車又隨和謙遜,身材魁梧又平易近人,是位總是樂呵呵的老人。

就在他查出身體有恙后,同事馬藍耘再次邀請他作為嘉賓來頻道做節目,他說自己生病了,但是還很樂觀,說“小馬,等我好了再去做節目啊”。

我與徐老師的近距離接觸始于5年前慶祝澳門回歸15周年的機緣。因為徐老師在澳門工作過,所以找到他做一期專題新聞報道,談他眼中的澳門。徐老師特別爽快地答應,并主動幫忙聯系了北京“澳門中心”的朋友,允許我們在那里拍攝。徐老師說澳門中心黑白碎石的地面很有真實的澳門的感覺。拍攝結束后還大方地請我們品嘗正宗的茶點,我們推辭再三后,徐老師強烈推薦,一定要吃。

那時候我也知道了,徐老師是位熱愛生活的美食樂享家。

徐少軍老師在澳門回歸十五周年展覽大廳,接受何蓓蓓采訪

此后與徐老師的聯系就更多了起來。來臺里做節目的閑暇,我們請他喝咖啡、在臺里吃飯,他經常跟我們分享旅游見聞,周游世界的奇遇。去耶路撒冷朝圣,去海南享受陽光海灘,去加拿大會友,去東北看霧淞……在我們看來他跟夫人小芳就是神仙眷侶,無憂無慮,攜手看遍大千世界,大好河山。

追悼會那天,屏幕上一直在滾動播出徐老師周游世界的照片,他玩得那么盡興,笑得那么開心、有感染力,傳遞出無限的正能量,應該也是痛快地過了一生。

敬重師長 無限關懷

徐老師對我們西語頻道還有一大功勞就是他極力推進我們拍攝制作了《致敬西語前輩》系列,采訪報道中國最早的西語人。他幫我們敲定采訪名單,提供聯系方式,安排播出順序等。這個系列(Pioneros del espa?ol en China)我們已經推出了兩季,第二季是在今年大年初二到初六播出的。然而我已經沒有機會把這個消息告訴徐老師了。我們已經拍攝記錄制作了岑楚蘭、柳小培、黃志良、黃士康、湯柏生、龐炳庵、劉習良、王懷祖、孫義楨、林一安、董燕生、蘇振興、張永泰等十三位西語老前輩的故事。其中劉習良、王懷祖已經辭世。我們的工作無疑就是在與時間賽跑。我想若徐老師知道我們還在并將繼續堅持做這項工作,他一定會欣慰的。

我最后一次同徐老師一起做節目也是這個系列的特別節目,當時劉習良部長突然辭世的消息讓我們覺得更有必要加緊步伐,拜訪中國的西語老前輩們。

徐老師在西語頻道做《致敬西語前輩》特別節目

徐老師尊敬師長是人盡皆知的。給了老教師們許多關懷,還幫忙解決了切實的困難。除了中國的西語老師們還有外籍教師,不管是哥倫比亞外教Fausto Cabrera,還是秘魯專家Juan Morillo。

前年夏天,耄耋之年的老專家法斯特遠涉重洋,從南美來到北京。徐少軍老師和李長華、蔡維泉等71級的學長們精心組織安排,讓老學長多年后再次團聚北外,十分感人。徐老師帶頭出錢出力出時間,用輪椅推著老先生,游故宮,逛北海,吃油條,喝豆汁兒,展現了東方人的情義和北外學子尊師重教的傳統。

半個世紀后的重聚,徐少軍等與哥倫比亞外教法斯特在北外合影

西語學霸 桃李芬芳

中國西班牙語界痛失徐少軍老師,岑楚蘭老師這樣評價,“少軍很出色,從普通軍人入學后,居然被提升到附中班(從小就學西語的班),成績還名列前茅。他幫我編教材,很認真,有水平。他的聽力也出奇得強。”

蔡潤國大使回憶到:在71級四十來個同學當中,他顯得很突出,一是因為顏值高,二是因為智商高。一米八的大個子,集北方人的魁梧與南方人的細膩于一身,眼睛里閃動著聰慧、向上的光芒。即便穿著肥大的軍裝,也是玉樹臨風,英氣逼人。幾十年過去,我們都已過耳順之年。去年4月,在歐美同學會拉美分會的組織下,一起去河北高校參加活動,仍能聽到那里的小女生們用“帥”“風度翩翩”這類字眼形容他。

少軍似乎天生是學外語的料,一出手就不凡,一路領跑。從普通班跳到附中班,一直是老師們的得意門生。他的口語很好,帶有磁性男中音的西班牙語從他的嘴里吐出來,自然又輕松,讓人聽著舒服。

畢業后徐少軍老師留校任教,雖在校時間不長,但深受學生們的歡迎,邱小琪、張拓等駐西語國家大使曾是他的學生。

他常年參與人民文學出版社等舉辦的“21世紀年度最佳外國小說”評選和翻譯工作,向中國讀者奉獻了《堂吉訶德(縮寫本)》《聾兒》《文稿拾零》《最明凈的地區》等一批西語文學優秀作品。他還曾任中國西葡拉美文學研究會副秘書長。

現任中國駐墨西哥大使邱小琪是徐老師的得意門生之一,邱大使在墨西哥聽聞徐老師去世的消息十分難受。做詞一首:

 

虞美人·悼恩師

2019.2.8

 亦師亦友一生情,

揮手成永別。

多少往事皆昔日,

怎忍從此兩界,

長相憶。

淚滿雙腮滴滴流,

遣作送行酒。

萬枝春花寄哀思,

故人永在我心,

惜少軍。 

豐富人生 發揮余熱

徐少軍1953年11月出生于河北省石家莊,1969年12月參軍入伍,1974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71年9月至1975年2月在北京外國語學院西語系學習,畢業后留校任教。1975年7月至1977年2月被公派到墨西哥學院亞非研究中心深造,獲碩士學位。之后他在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外事局、中國昊華化工集團總公司、中共澳門工委中葡土地小組中方代表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聯絡局工作。1990年至1994年經外交部派駐墨西哥使館工作。徐少軍老師青年時期好學上進,工作勤奮努力,為全國人大與各國議會友好交往作出了貢獻,曾任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聯絡局副巡視員,出色完成了港澳代表單獨組團參加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組織協調工作。

作為歐美同學會的資深會員,徐少軍老師將職業生涯奉獻給了西語人才培養、立法機構對外交往和中拉政府外交事業,奉獻給了同西葡語國家(地區)的友好事業。退休后,他繼續活躍在公共外交和民間外交的舞臺上,以極大的熱情參與了歐美同學會拉美分會組織建設、活動籌辦、扶貧助困等各項工作。

徐少軍老師參與拉美分會活動

他支持倡議“學者進課堂”并身體力行多次走上講臺,為西語學生講解課程、為青年學者傳授經驗。他積極參加關于拉美問題的研討活動,參與創建察哈爾學會拉丁美洲研究中心,為中拉關系的穩定健康發展奔走呼吁、資政建言。他無微不至地關心年輕人的成長,毫無保留地鼓勵幫助下一代建功立業。

斯人已逝 共寄哀思

從發現病情到去世,徐老師與病魔斗爭了5個月。天妒英才啊。2019年2月7日,因病醫治無效,徐少軍老師在北京逝世,享年65歲。

2019年2月13日早晨,八寶山革命公墓殯儀館積雪尚未融化,幾百名徐少軍老師生前的好友不懼風寒,遠道而來。包括快90歲的師尊、同學、同事、好友、后輩,大家都來送徐少軍最后一程,祝他一路走好。追悼會大廳布滿花圈,氣氛莊嚴肅穆。

徐少軍老師遺體告別儀式現場

徐少軍老師忠厚坦蕩、樂觀開朗、顧全大局,凡事敢于擔當,直到生命的最后時刻仍不忘叮囑少給親屬好友添麻煩。往日論交稱厚德,今朝追悼寄哀思。徐少軍老師的音容笑貌永遠銘記在我們心里。

最后摘錄徐少軍老班長王志光從溫哥華寫的告別詩句:

深切悼念老同學少軍并囑小芳節哀順變

(節選)

驚悉君仙逝,

痛煞吾心腸。

長天為之泣,

日月頓失光。

同仁傷悲切,

國失一棟梁。

同儕憶舊容,

栩然腦海洋。

少年從軍征,

只為社稷強。

鯤鵬垂天翅,

長空任翱翔。

慨然解戎衣,

持筆入學堂。

稟異脫穎出,

優實美名揚。

桃李舞東風,

蹊下已成行。

悄然辭苗圃,

轉身入廟堂。

忠心為國是,

足跡五大洋。

閑暇多譯著,

德馨后輩仰。

伏櫪千里志,

怎奈病魔降。

身雖未能抵,

雄心誓不降。

念茲辭別后,

今生參與商。

思君不復見,

淚水沾衣裳。

(作者為歐美同學會拉美分會青委會副秘書長、中國國際電視臺西班牙語頻道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