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杰出的人才?”錢學森先生生前在各種場合不只一次提出這個問題。面對至今未解的“錢學森之問”,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河南省政協副主席、河南歐美同學會會長張震宇向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提交了《高校科學管理,方可人才濟濟》的大會書面發言。

“錢學森之問”何以問 

2018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組織會議上提出:“要加快實施人才強國戰略,確立人才引領發展的戰略地位,努力建設一支矢志愛國奉獻、勇于創新創造的優秀人才隊伍。”張震宇認為,目前,在我們國家人才是第一資源。然而,縱觀全國,高校數量眾多,傳承百年的優秀學府也大有所在,為什么創新型人才仍是鳳毛麟角?

進入新時期,依靠資源、人口紅利和透支環境的發展模式已經不再適用,要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就要靠創新,創新則需要人才支撐。那么人才從哪里來?無疑,高校是人才最大的來源地。自1999年至今,中國高校大幅度擴招已20年,高考錄取率約為73%,毛入學率高達45.7%。張震宇指出,在為更多學子提供學習機會的同時,高校“入門關”管理暴露出的問題也越發凸顯,錄用標準防線降低,導致人才培育的質量堪憂。

2018年,教育部通過會議和文件要求全面整頓教育教學秩序,嚴格考試紀律,嚴把畢業出口關,堅決取消“清考”制度。教育部門的努力固然可喜,但從實效和可持續上來看,還難如人意。前段時間,演員翟天臨博士論文造假的新聞引起廣泛關注,同時也暴露出,高校創新型人才培育的“出門”過程依然存在問題。這些現象勢必對我國創新型國家建設產生影響。

嚴進嚴出,方能人才輩出。除此之外,高等院校在教評制度、教育模式、管理制度和教育環境等方面也都有待改善。

科學管理,高校當何為

要建設創新型國家、培養創新型人才,勢必就要加強高等院校的科學化管理。“首先務必守好入門和出門關,教考分離,杜絕放水,真正做到嚴進嚴出。”張震宇認為,在這一基本保證之下,高校需要探索建立創新型人才培育模式。現代社會,科技文化高度發達,電子游戲等娛樂項目很容易占用學生的大部分精力,面對這一現象,除嚴格規范教育制度,也要努力營造一個能引起學生們興趣的創新型教育環境,探索建立各具特色、一校一品的創新型人才培育模式。

教育模式的改善是影響創新型人才培養的一大主觀因素,意在激發學生學習的內在動力,培養他們的創新能力。相對應的,教學方式的改革,則會產生重要的客觀影響。包括教師績效考核體系的完善和教學方式的更新,以及整個教育系統的再造。

教育部雖然已經要求把教學作為教師專業技術職務評聘、業績考核的主要依據,但在高校內重科研、輕教學的現象仍有待改觀。對此,張震宇建議,盡快出臺具有可操作性的衡量標準和考核辦法,讓高校教師不再被職稱評選等指標所累,更專注教學一線。另外還要建立教師教育教學獎助體系,激發教改熱情。制訂和落實教師的培養方案,幫助教師提高教學水平,創建真正的趣味課堂和品質好課。

在這里,張震宇提到“教育系統的再造”,其意是指從高中就要開始推進建立創新型人才培養環境。作為義務教育和高等教育之間的過渡期,高中教學肩負承上啟下的重任。在這一階段,維護學生的創新天性尤為重要,教學方式應以學生為中心,推廣小班化、討論式、情景教學等新模式。

人才濟濟,社會何所期

在高校科學化管理的推進改善過程中,也會遇到很多實踐性問題。作為高等院校方,可以嚴把出入口,營造創新型人才培養的寬松環境,充分激勵學生形象力和創造力的迸發,但面對學生不知道自己興趣點在哪里,學科領域也多偏向重理工輕文史的現象,又當如何?

對此,張震宇說道:“目前,高等院校在一年級的時候設立的大都是基礎課程,在學習和適應高校環境的過程中,學生們可以探索自己的興趣所在,啟發自身創新潛力。”教育不只是學校和學生的責任,作為家長,更要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不隨大流,讓他們有更多自主權來選擇自己喜歡的學科。所以教育也是全社會的責任,不只高校要做到科學管理,全社會也要營造一種科學、開放的環境,如此方可人才濟濟、未來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