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簡介

吳玉華,上海華夏文化經濟促進會副會長、十二屆上海市政協常委,上海長三角科技城發展有限公司執行總裁,歐美同學會海歸創業學院導師。

核心提示:吳玉華在知行并進的創新創造之路上踐行自己的心跡,也在以實際行動助力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征程中書寫著留學人員群體的時代華章。

 

“2018年11月5日,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主旨演講中,習近平總書記宣布將支持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并上升為國家戰略。長三角科技城列入長三角一體化‘先行先試’的引領項目,迎來了新的曙光。這是我們長三角科技城的榮耀,也是我們長三角科技人的驕傲。”吳玉華興奮地說。

在中國最活躍的經濟版圖之一長三角區域,吳玉華已經領先布局。“留學歸國人員應該發揮所長,積極服務于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總規劃面積為87平方公里的長三角科技城,像一座拱橋,連接上海市楓徑鎮與浙江省新埭鎮,凝聚著吳玉華八年多的心血。隨著長三角一體化建設不斷深入,長三角科技城被確定為率先探索和建設的第一個跨省市融合創新實踐區域。

吳玉華是改革開放40年的親歷者、見證者和參與者。在波瀾壯闊的歷史進程中,他把個人奮斗融入時代進步的浪潮中,不忘初心,不負夢想,不辱使命,不背韶華。

建設寶鋼,挑起中德技術和商務談判翻譯重擔

重似千鈞石,暖如化雨風。1978年12月23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發表,開啟改革開放的偉大時代,中國大地處處滋發出勃勃生機。就在同一天,寶鋼一號高爐打下第一根樁,寶鋼正式動工興建。而這,被標記為我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邁出的第一步。

鋼鐵工業是一個國家工業化的基礎,而當時我國鋼鐵工業至少落后于世界20年。吳玉華說,為了打好這個基礎,在寶鋼12.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國家投了300億元,匯集了當時世界上幾乎全部的冶金、軋鋼和配套基礎設施的精粹。

然而,寶鋼緊缺人才,尤其是緊缺既懂技術又懂外語的人才。盡管國家從全國各大院校抽調了幾百名外語教師救急,但是以學文學和歷史為主的他們無法勝任專業深奧的技術翻譯任務,寶鋼的技術談判受到重大影響。關鍵時刻,中央領導親自拍板,要不惜重金培養寶鋼自己的技術與外語雙通人才,既解決當務之急,又能為我國今后的技術引進、消化、應用和將來向全國推廣做人才儲備。于是,寶鋼在全國范圍內開始搜尋學習過專業技術又在企業第一線工作過的年輕人才群體。吳玉華,一位學習過機械設計和金屬材料、做過車工、鈑金工和鉗工的年輕技術員,迅速進入了寶鋼領導的視野。在經歷了一番高難度書面考試和面試后,連吳玉華在內的75人從幾千個競選者當中脫穎而出,光榮地成為寶鋼第一代員工并被直接送到上海外國語大學進行德語強訓。

那一年,吳玉華21歲。

競爭是殘酷的。在上外強訓的一年半時間里,先后有5名學員被淘汰,堅持到最后的70人,被稱為“雙通人才的先行者”“工業界的外交官”。這批人全面承擔了包括重大技術和商務談判在內的繁重而復雜的任務,翻譯了大量關于德國工業標準的和珍貴的技術資料,為寶鋼成為世界一流鋼鐵企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1983年,寶鋼派出高級管理層赴德國取經。這是改革開放以后中國向西方派出的第一個專攻大型企業管理的學習團,號稱中國海外企管“黃埔一期”。吳玉華成為學習團最年輕的成員,成為第一個出國的技術與外語復合人才。

他說,這次出國,國家要為每個學員每天支付300馬克的學費,按當時的匯率,一天一人1800元。吳玉華深知,唯有把這筆珍貴的資金化為我們現代化的知識,才無愧自己的良心。學習班大多數人是寶鋼各級領導,不會說外語。吳玉華挑起了繁重的學習和翻譯雙重重擔。白天同聲翻譯,晚上編寫日志、預習第二天課程,經常伏案工作到凌晨兩三點。學習團定期參加曼尼斯曼、蒂森、西門子總經理晨會,然后一起下車間巡視,提出解決現場問題的建議和方案。經過近兩年系統理論學習和實踐中的摸爬滾打,學員們掌握了德國企業先進的管理體系,回國后都成為寶鋼的主要管理骨干。然而,吳玉華覺得只有少數人掌握技術與管理還不夠。于是,他動手編制了一套教材,重點介紹了德國跨國公司的管理經驗和運營模式。這套教材在寶鋼內部廣泛傳播,幫助一大批科技管理人員掌握了管理本領。寶鋼成為全國的學習模范,國內外很多企業到寶鋼觀摩取經。

1987年,吳玉華成為寶鋼駐歐洲總代表,28歲的吳玉華擔負起規模宏大的國際工程技術與商務談判、合同執行、市場拓展和外事管理等重要職能。值得一提的是,吳玉華擔任寶鋼駐歐洲總代表任期內,創建了寶鋼歷史上海外發展最輝煌的時期之一。

不入外籍,“事業和親人都在中國”

上世紀80年代,德國教育制度進行重大改革,位于德國經濟最發達的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的濟根大學率先體驗,把經濟和法律專業合二為一,設立經濟和法律專業。1990年,作為建設寶鋼全球人才高地的一項重要舉措,寶鋼董事會又一次選中成績斐然的吳玉華,公派到德國濟根大學攻讀經濟和法律專業。他與來自德國和全世界的1000名新大學生成為第一批吃螃蟹的試驗者。

“與國內大學最不同一個地方是開學典禮,”回憶起這段往事,吳玉華至今還津津樂道,“新生們聽到的不是校方的祝賀,而是這個專業到頭來只有30%的學生能畢業的‘恫嚇’,如果學生成績普遍比較高,及格分數線自然上浮。”

看到許多同學單打獨斗,學習效率低下,吳玉華發起組建了兩個課余學習小組——“亞太小組”和“歐美小組”。亞太小組邀請來自中國、日本、韓國、馬來西亞、越南、新加坡、印尼等國的留學生,歐美小組邀請來自歐洲、美國、加拿大的同學,互相提問、探討辯論,刺激學習效率的提升。最后,這兩個小組絕大多數成員都獲得了德國經濟學碩士學位。

原本應該讀7-8年的課程,吳玉華5年就完成學業。寶鋼主要領導寫信說寶鋼的建設如火如荼,急需他這樣的高端留學生人才回到寶鋼發揮重要作用。吳玉華二話不說,中斷了經濟學博士的深造計劃,在學位頒發儀式結束的第17天,回國了。當時,德國教授竭力挽留,說他再深造下去會成為一個大經濟學家。包括西門子在內的許多德國跨國公司紛紛向他發出聘用邀請,有的甚至把合同都做好放在他的面前,只等他簽字。“祖國培養了我,親人在中國,事業在中國,當然要回到中國”。吳玉華就這么平靜地做了選擇。“其實,德國人內心是很矛盾的,一方面希望你留下來為他們國家和企業服務;另一方面,當看到你不愿留下來享受他們完善的高薪和福利待遇時,打心眼里敬佩你:原來中國的留學生是這樣的,這樣的人回去,中國一定會強大起來。”

30年情緣,一句“吳學長”道出幾多甘甜

吳玉華說,“在我的職業生涯和人生經歷中,遇到過幾個好平臺,開天辟地的一個是寶鋼,仍在延續的一個是歐美同學會。”

吳玉華和歐美同學會的第一個交集,要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那時,歐美同學會剛剛恢復活動。寶鋼作為企業會員加入上海市歐美同學會,當時,吳玉華是寶鋼與歐美同學會的聯系紐帶,同時,在謝希德老會長的邀請下,他也作為個人會員成為上海市歐美同學會經濟委員會最年輕的委員。

此后,吳玉華參與創建了上海市歐美同學會國際工商分會。分會吸收世界500強企業中總裁、副總裁作為主要組成人員,吳玉華擔任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搞活動、做調研,探討改革開放中外商投資、企業管理、法律、知識產權方面遇到的問題及解決辦法,積極建言獻策,為改善上海的外商投資環境做了很多有益的探索,成為上海市歐美同學會響當當的品牌,吳玉華本人則榮獲“上海市歐美同學會分會秘書長熱心獎”。

“在歐美同學會,大家不管叫我‘吳總’,而是稱呼‘吳學長’,我也特別喜歡這個親切的稱謂。歐美同學會如同一個溫馨的大家庭。”吳玉華說起歐美同學會時充滿了深厚的感情。

近幾年來,吳玉華開始擔任歐美同學會總會創業導師,他花費了大量的時間,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去幫助那些年輕的海歸創新創業。他說,希望把接力棒傳到下一代手里,為下一代再下一代的海歸們創造更好的平臺,讓年輕人踏在我們的肩膀上,去攀登更高的目標,涌現出更多像錢學森、鄧稼先那樣的留學生,把中國的創新和發展帶上一個幾何級的高峰。2017年,歐美同學會總會在全國范圍內評選出10位優秀創業導師。授獎大會上,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歐美同學會會長陳竺親自給吳玉華頒獎。

從近代我國大批留學人員負笈求學,到祖國母親將迎來七十華誕,歷經百余年發展,歐美同學會的影響力已不可同日而語,“人才庫、智囊團、生力軍”的作用被廣泛接受。吳玉華說,“我與歐美同學會結緣30多年,能為留學人員、留學事業出一份力,備感榮耀和欣慰。”

矢志創新,長三角科技城融入國家戰略

上海,注定與開放血脈相連。

早在1994年,吳玉華就在碩士論文《自由貿易區在中國經濟轉型過程中的政體作用》中,以上海為例,詳細闡述了“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形成和特點,提出中國在上海建立自由貿易試驗區的理論依據和實踐方向。

19年以后,2013年,作為全面深化改革、擴大對外開放的一項戰略舉措,承載著眾多責任的上海自貿區獲批成立,這也是我國成立的首個自貿區,在改革開放進程中的里程碑意義不言而喻。吳玉華也因此被媒體稱為中國自貿區的率先倡議者。

這,絕不僅僅是歷史的巧合。

吳玉華是上海人,他關注自貿區建設更多的原因在于,自貿區是我國制度創新的高地,是與國際接軌、融入世界發展的必有之路。

正是宏闊開放的國際視野和經受歷練的厚重積淀讓吳玉華全力對標長三角經濟版圖,打造長三角科技城。這個橫跨浙滬兩地,總規劃面積87平方公里的試驗區是我國第一個跨省市融合創新的實驗區。

2016年2月3日,上海張江高新區管委會正式批復同意設立張江長三角科技城;2017年7月,浙滬兩地簽訂《深化合作加快推進張江長三角科技城建設框架協議》;2018年3月,一批高科技企業入駐科技城;2018年5月,長三角科技城展示中心開放……被浙江省定位為“長三角跨省市協同創新的引領性項目”,要成為“浙滬共同推動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典范”。

“行之力則知愈進,知之深則行愈達。”吳玉華在知行并進的創新創造之路上踐行自己的心跡,也在以實際行動助力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征程中書寫著留學人員群體的時代華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