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年至1920年,數千名中國青年赴法國勤工儉學,留法勤工儉學運動是近代中國歷史上一次具有重大而深遠影響的留學運動,也是古老的中國在近代化進程中的一項重要舉措。百年過去,我們回顧這段歷史,傳承中法友誼。

青春-啟程

1919年3月17日上午,一艘日輪“因幡丸”從上海楊樹浦碼頭啟程赴法,船上有89名乘客以留法勤工儉學學生名義登船,開啟了對他們來說陌生而又向往的國度——法蘭西的航程。他們被稱為赴法勤工儉學運動第一批學生。

他們的出發相當轟動,3月15日下午由寰球中國學生會組織,在上海靜安寺路51號留法勤工儉學出洋學生辦事處召開了一個盛大歡送會,出席者有在上海的中國教育界有關人士乃至法國駐滬總領事。上海《申報》刊登了消息及赴法同學名單。3月16日,上海華法教育會也舉行了一次送別會。這次赴法人數最多的是湖南人,有43名。負責組織湖南留法勤工儉學活動的毛澤東也于14日從北京趕到上海參加歡送。

1919年3月,環球學生會歡送勤工儉學生。

由此而起,直至1920年12月末,共有20批來自全國各地的勤工儉學生乘不同海輪漂洋過海前往法國,約1700多人。這次大規模的出國留學潮史稱留法勤工儉學運動,是現代留學法國的開端。該運動發起人、組織者是原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1868-1940)、清末留法前輩李石曾(1881-1973)等,通過他們創辦的華法教育會、留法勤工儉學會來推動留學工作。

運動的倡導者最初的目的是鼓勵指導更多的學生、青年以低廉的費用赴法國留學,培養造就新型人才,歸國后以“實業救國”“教育救國”“科學救國”,達到普及教育、改良社會、振興實業的目的。其中一些勤工儉學生,為了民族獨立自由,要“造就一個光明燦爛的新世界,做一個幸福無比的新國民”(李立三詩),他們在法國與貧困斗爭、做工學習、尋求救國救民真理,最終從他們向往的“自由故鄉的法蘭西海岸”(周恩來詩)歸來成為新中國的締造者、建設者和振興中華的旗手。

1920年6月,勤工儉學生抵達馬賽合影。

回望-緣由

中國留學生赴法國學習的歷史從19世紀下半葉就開始。清末的洋務運動推動了留學生的派遣,前往法國的人數并不多,從1904年清廷正式向法國派遣官費生留學起,每年不過幾個人,而且多數學習軍事、工程。他們中不少人歸國后成為反封建的先鋒,或引進西方先進科學技術、教育理念以圖推動中國社會的現代化,有些清末留學生甚至成為了某些現代學科的奠基人。但是在晚晴留學法國的歷史上被認為起到重要作用的人物就是發動組織了留法勤工儉學運動的李石曾先生。他本人1902年赴法國學農,推崇大豆并在巴黎開設一間豆腐工廠,從故鄉河北高陽招收過一些工人到他的法國工廠工作,由此而萌生在法國通過勤工儉學培養人才的想法。

1919年之前,為了鼓勵中國青年到法國學習,李石曾與蔡元培已經醞釀多年。1912年他們在北京成立了“留法儉學會”,1912-1913年間他們送走100多名中等家庭的儉學生前往法國,超過以往官費生的總數。然而留學費用昂貴,貧寒家庭難以承受。于是1915年李、蔡等人又在巴黎成立了“留法勤工儉學會”、1916年3月在巴黎聯合法國友好人士成立“法華教育會”,負責組織推動勤工儉學。1917年蔡、李二人回到北京成立了“華法教育會”和“留法勤工儉學會”,與在法國的相應機構呼應,號召“勤于做工,儉以求學,以進勞動者之智識”,并推向全國,順應了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思想解放的潮流,引導大批有志青年特別是貧寒子弟走出國門認識世界,在中國首創平等的、大眾的留學路徑,為國家未來培養人才。

在李石曾、蔡元培等人的推動下,留法勤工儉學號召傳遍全國。特別是第四批起,出發在五四運動發生之后,赴法求索真理以救國的熱血青年人數大增。留法勤工儉學生來自中國18個省,除多數是中學生以外,還有小學生、師范生、大專生、教師、工人、商人,以及在政界任職者和退伍軍人等。到法國后他們大多要工讀兼顧。據不完全統計,他們就讀的學校有30余所,做過工的工廠有60多處。此次空前的留法勤工儉學運動,無論在中國的政治、科技、教育還是文化、藝術等各個領域都造就了一批棟梁人才。其中有后來成為中國政界領袖及要員的周恩來、鄧小平、陳毅、聶榮臻、何長工、李維漢、李富春、蔡暢等;科學家錢三強、嚴濟慈、張競生;藝術家徐悲鴻、林風眠、潘玉良等;翻譯家李健吾、作家盛成等各學科領域的優秀人才。他們從留法勤工儉學運動中脫穎而出,成為20世紀引領中國革命和現代化的重要力量、中法文化交流的先驅。

1920年,勤工儉學生在蒙塔爾紀女校留影(左一蔡暢,左七向警予)。

初衷-榜樣

一百年前在上海歡送第一批留法勤工儉學生赴法之時,當時參與創辦發動此運動的吳玉章先生發表演說,闡明留法初衷:“現在世界的新思想、新科學及此次世界和平會議,皆在法國,諸君前往,不但能學得物質上文明,并可養成高尚的理想,將來歸國,以貢獻于吾國社會,必能為社會開一新紀元,其功業自不可限量。”

的確,大多數勤工儉學生懷著尋求真理、改造中國、振興中華的夢想前往法國。但是一戰后的法國工廠倒閉、工人失業、物資匱乏、經濟蕭條,勤工儉學生們到達法國后生活、學習、工作條件都很艱苦。但是他們中大多數依然努力尋工做工、補習法文、學習知識、認識社會。在法國的工廠學校,他們開拓了眼界,學到了很多知識技藝;在與法國工人、學生的相處中,也增進了相互間的了解,留下友誼的印記。其中的一些先進分子則在法國實地研究考察革命的理論和經驗,為進行中國革命、建立新中國尋找道路。留學法國為他們提供了一個難得的舞臺:一方面,陌生的社會、經濟的困難、勞動的艱苦使他們對資本主義社會本質有了切身的認識;另一方面他們有了走出國門學習各國革命經驗、研究馬克思主義的機會,培養了縱觀全局的國際視野。這使得他們得以在建黨、建軍、建國和建設中發揮獨特的作用。因此可以說,一百年前的留法勤工儉學運動重大貢獻就是為民族解放、振興中華造就了卓越的領袖人物。

毛澤東早年的親密戰友、為黨犧牲的蔡和森從法國給毛澤東的信中寫到:“我到法后,鹵莽看法文報,現門路打開,以世界大勢律中國,對于改造計劃略具規模。”他在研讀馬克思的法文著作、對各國革命運動做比較后,提出“我近對各種主義綜合審締,覺社會主義真為改造現世界對癥之方,中國也不能外此。”他在法國翻譯馬克思主義理論著作,向勤工儉學生及華工進行宣傳,與在國內的毛澤東相呼應。通過在法國實地學習,蔡和森已經可以從國際視角提供理論和實踐的參考依據,對當時國內建黨活動有重大貢獻。他的建黨思想和建黨活動也直接推動了在勤工儉學生及華工中建立共產主義組織。

中華人民共和國首任總理周恩來到法國后首先關注留法勤工儉學運動的進程和命運,撰寫出大量真實反映勤工儉學生的生活、斗爭的文章寄回國內報刊發表,如報道學生們在法國1921年進行的三次大的斗爭:2月巴黎“二八運動”——向北洋軍閥政府要“生存權、求學權”的求學運動;6月反對中法秘密大借款的斗爭——反對法國政府幫助中國軍閥政府打內戰的愛國行動;9月進占里昂中法大學的斗爭等。此外,周恩來并認真在歐洲各國考察研究各國共產主義運動和工人運動狀況,他在給覺悟社的友人的信中說:“你們須知我們在此應當作的事也很多,如研究主義、調查歐洲勞動運動狀況,翻譯小冊子,同他們通點氣。”正是基于對歐洲各國體制、各種社會主義思潮的了解、分析、研究,青年周恩來堅定了自己的共產主義信仰,這是他始終不渝投身革命、為振興中華、建設新中國、實現四個現代化而奮斗的巨大精神力量源泉。

1921年上半年,旅歐共產主義小組成立,周恩來(右二)等合影。

被譽為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鄧小平在中國古老大地上倡導了前所未有的改革開放,深刻地改變了20世紀后期的中國,也影響了世界。從1920年10月抵達法國,16歲的鄧小平就經歷了求學之不易、求工之艱難的考驗。開始他曾在巴約公學學習法語幾個月,后因經費不足,只能走上社會打工謀生。他在法國度過了5年多,曾在施耐德鋼鐵廠、蒙塔爾紀夏萊特的哈金森橡膠廠、雷諾汽車廠等打工,也曾從事制造紙花及各種臟累的雜工。在法國艱苦的求學和做工經歷,使鄧小平逐步走向成熟。一方面他對資本主義社會的弊病有了直接的認識,另一方面在實踐中他對現代化大工廠的生產先進性有了初步了解,并同法國的產業工人有了接觸,這有助于他認識社會、探索國家的前途和個人命運。此外,在這些打工歲月,他結識了一批較為年長的先進分子,如周恩來、趙世炎、聶榮臻、李富春等等,受到他們的影響和幫助,在1922年就加入了成立不久的旅歐中國少年共產黨(后改名為“旅歐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開始走上職業革命家的道路。1924年,鄧小平到巴黎參加旅歐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機關刊物《赤光》的編輯工作,與周恩來等共產黨人并肩戰斗。他認真的刻寫和印刷工作受到大家的贊許,被稱為“油印博士”。在周恩來等離開法國后,鄧小平成為了旅歐黨團負責人之一。在法國的革命活動中,鄧小平從一個單純愛國的求學青年鍛煉成長為目光遠大、經驗豐富、堅定的革命家。

旅歐團組織機關刊物《赤光》。

開放-傳承

從1926年1月鄧小平離開法國到蘇聯學習,將近半個世紀過后,1975年鄧小平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副總理身份應邀代表周恩來總理訪問法國,重返法蘭西。陪同全程的前駐法大使蔡方柏先生回憶:“鄧小平在講話中深情地指出,法國是他年輕時代曾經生活過的國家,法國人民的熱情好客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現在重游舊地,感到十分愉快。”這次,鄧小平除了在政治、外交上莊嚴地代表中國與法國進行富有成效的對話外,還抓緊時間參觀農場、工廠、原子能中心等當時中國急需學習的部門,為此后改革開放描繪四個現代化新藍圖做一次重要考察。

應該說,青年時代在法國的留學經歷使鄧小平具有開放眼光、國際視野、博大胸懷。為他成為新中國創建者之一、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奠定堅實的基礎。

鄧小平學習過的巴約公學。

應該記住,正是鄧小平的一個影響歷史的決定拉開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序幕。1978年6月23日,鄧小平對留學工作做出了重要指示。他說:“我贊成留學生的數量增大,主要搞自然科學。要成千成萬地派,不是只派十個八個……這是五年內快見成效、提高我國科教水平的重要方法之一。”在鄧小平的大力倡導下,中國教育對外合作與交流展開了新篇章,大批派遣留學生成為中國對外開放的前奏。僅用了半年時間,當年 12月26日,中國向美國派出的首批52名留學人員就啟程出發。四十年后,追蹤這批改革開放走出國門的先行者的足跡,他們歸國之后,大部分都成為各自領域的教授、知名專家或學術領軍人物,首批赴美留學生的派遣是成功的。對于派遣留學生的前景,鄧小平高瞻遠矚地表示:“只要留學生有三分之一回來,就可以繼續派”。繼留法勤工儉學后,一個全新的留學潮到來。

正如習近平主席在紀念歐美同學會成立一百周年大會上所說:“改革開放以來,黨中央和鄧小平同志作出了擴大派遣留學生的戰略決策,推動形成了我國歷史上規模最大、領域最多、范圍最廣的留學潮和歸國熱。”“實踐證明,廣大留學人員不愧為黨和人民的寶貴財富,不愧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有生力量。黨、國家、人民為擁有并將更多擁有這樣一大批人才而感到驕傲和自豪。”

一百年前,在那個需要漂洋過海不遠萬里去看世界、尋求真理的年代,一批優秀的中華兒女在留法勤工儉學的大潮中勇往直前脫穎而出,以蔡和森、周恩來、鄧小平等為代表,把“改造中國、改造世界”為己任的誓言進行到底。晚年的鄧小平在中國歷史、乃至世界歷史上留下他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不滅印記:20世紀70年代末起分布世界各地的留學人員、眾多的合資企業,他創造性提出的香港回歸“一國兩制”方針、“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的口號,90年代他的南巡講話等都深刻地影響了中國的歷史進程。

不忘初心,紀念并傳承留法勤工儉學運動精神,將是中國留學人員世代相傳的使命。

文/端木美: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歷史研究所研究員、中國法國史研究會名譽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