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院里,生化類的檢驗只要半天甚至幾個小時就能出結果,但是微生物檢查結果卻需要等待一周或者更長的時間。這就說明微生物的快速檢測鑒定是個很棘手的問題,我們希望通過拉曼光譜結合人工智能的交叉研究讓這項耗時的工作縮短至幾分鐘、半個小時內完成。”當聊起微生物這一大多人知之甚少的領域,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微生物資源前期開發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第一屆“率先杯”未來技術創新大賽復賽優勝獎獲得者傅鈺侃侃而談。

說起微生物,可能很多人對其的認識僅限于水里看不見的小東西、大片大片的赤潮,可對傅鈺而言,微生物的世界是一片橫無際涯的有待探索的領域。

傅鈺。本人供圖

熾熱“中國心” 學成知返

傅鈺,1994年畢業于湖北大學生物系,1997年在中國科學院遺傳研究所獲碩士學位,畢業后他來到了瑞士瑞華制藥的弗雷德里克-米歇爾研究所工作。在瑞士期間,他接觸到了許多世界頂級的科學家,在與專家們不斷地接觸討論當中,他開始深入地了解微生物的魅力,并決心致力于此。“在與多國專家的交流當中,我認識到研究微生物有廣闊的前途可為,微生物是隱形的巨人,對地球的健康和人類的健康都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傅鈺這樣回憶當時選擇微生物的原因。在瑞士工作一年后,他進入加拿大薩斯喀徹溫大學醫學院微生物與免疫學系學習并獲博士學位。隨后,他奔赴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師從著名專家Johannes Walter教授進行博士后研究。

正當傅鈺在國外的研究進行地如火如荼時,一次旅行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2012年底,傅鈺所在的哈佛醫學院專家學者聯誼會組織了一批哈佛的青年研究人員歸國訪問各大高校、研究院所,訪問過程中,傅鈺驚喜地發現相較于90年代末他出國時,國內的研究條件已然完成了大飛躍。無論是研究平臺,還是科研經費的支持和投入,都讓傅鈺深深地感受到祖國的新時代能給予海外學子們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傅鈺在實驗室。本人供圖

于是,他毅然選擇回國加入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從事微生物的研究。與他共同回國的不僅有國外十幾名共同奮戰在科研一線的“戰友”,還有哈佛大學肯于鉆研、嚴謹認真的科學精神與成果孵化的成熟經驗。“在國外的幾年,我接觸到了科研成果與實際應用間快速轉化的成熟操作流程,這是我們國內還需要大力加強的環節,因此自我回國至今,我和我的同事們一直在探索如何促成科研成果的快速轉化。”傅鈺說。

“微生物因為肉眼看不到,是很多人不太了解甚至忽視的領域,其實微生物與我們的健康問題息息相關,比如說腸道中的微生物與糖尿病和肥胖密切相關,甚至自閉癥、焦慮癥和帕金森癥也能從腸道微生物找到相應的答案。但是隨著腸道微生物研究的火熱,有些人利用腸道微生物這個概念,肆意夸大歪曲腸道微生物的作用,推銷各種與腸道微生物根本不相關的減肥產品和概念等等。所以,提高國民的科學素質是非常有必要的,這能讓大家憑借自己的科學判斷來識破不科學的東西。”傅鈺在采訪中多次提及“提高國民科學素質”,他不僅是這么說的,也確實做到了實處。

拳拳報國情 知之授之

傅鈺在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與學員合影。本人供圖

“在哈佛,我經常看到很多當地小朋友到校園里來參觀、學習一些基礎的科學知識,在實驗室參加科學實踐,這讓我萌發了給中國的小朋友們講科學的想法。”傅鈺這樣說,“有一次,我在臺上講有關微生物的科普知識,有位小學三年級的小朋友在底下不停做筆記,講座結束后,他說還有一些小知識點沒能記下來。當我看他的筆記時,我很吃驚。因為上面工工整整記錄下了我講解的要點,不夸張地說,這個不到十歲的孩子比我當年上學做筆記都要認真工整。”孩子們一次次詢問和渴求知識的眼光,讓傅鈺非常動容。為了讓每個孩子都能聽懂復雜的科學知識,傅鈺甚至把自己的十歲的孩子當成了“小白鼠”,每次給別的小朋友講課前都會先講給自己的孩子聽,從中尋找不足,直到能夠讓小朋友完全理解他所講述的科學知識。

自2013年回國至今,傅鈺一直致力于科普事業,從指導北京青少年科技俱樂部的學生到參與“千苗計劃”,從北京重點中學的尖子生到大山鄉村里的孩子。幾年間,傅鈺在全國各地完成了十數場科普報告,覆蓋學生達千人。談及堅持做科普的緣由,傅鈺說:“很多山區的孩子根本沒接觸過微生物課程,更別提顯微鏡了。一次我講完課,有個孩子跟我說‘真想看看顯微鏡里的世界’,這讓我瞬間感受到了他們對知識的渴求。每當我想起孩子們渴望了解未知世界的眼神,我就想著要把科普做下去,讓每位孩子都有接觸科學的機會。”

除了開展講座,傅鈺也開始研究少兒科普讀物。對此,傅鈺這樣表示:“我小時候最喜歡看的書是《十萬個為什么》,這本書是帶領我探索科學的啟蒙讀物。但現在市場上專業、有趣、可讀性強的科普讀物比較少,所以我們這些在某一領域有所得的學者也應該發揮所長,開動腦筋想辦法培養孩子們對科學的興趣,為國家培養高科學素養的下一代。”

“其實現在遠不止我一個人在做少年兒童的科普宣傳、推廣,但大多時候我們都在單兵作戰。我希望有一天,有關方面能夠將我們組織起來,并發動更多專家參與進來,讓我們共同為提高國民科學素養、普及科學知識做出貢獻、發揮作用!”傅鈺說。(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虹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