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名片:

丁宜,歐美同學會中東歐分會會員,新華社國際部主任編輯。

2019年5月,丁宜作為孫中山遺跡參觀團的一員,探訪了遍布于美國夏威夷檀香山的各處孫中山遺跡。

100年前的5月,反帝反封建的愛國運動——五四運動爆發,促進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和中國工人運動的結合,從思想上和干部儲備上為共產黨的成立作了準備。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由此拉開大幕,中國無產階級開始登上歷史舞臺。

100年后的5月,我作為一名新時代的青年黨員,有幸在中國民主革命偉大先行者孫中山先生當年創辦興中會的地方——夏威夷檀香山,聆聽那段永載史冊的歷史,用腳步丈量中國革命的歷史維度。

被高樓大廈替代的興中會舊址

從最初萌生此想法到最終成行,前后經歷了大約半年時間。我通過一個偶然的機會結識了夏威夷孫中山基金會執行副會長陳燕女士,當我提出參觀孫中山遺跡的想法時,她欣然應允。經過一系列商討和準備之后,來自新華社和中國日報社的中央媒體記者們以及夏威夷大學孔子學院的老師共十余人,在陳燕女士的帶領下瞻仰了遍布在檀香山市各處的孫中山遺跡。

陳燕女士(中)在檀香山唐人街講解孫中山遺跡相關歷史

我們一行人乘車來到第一站——興中會舊址所在地。這里曾是當地華僑何寬的住所,1894年孫中山及其支持者就是在這里創辦了中國第一個民主革命團體——興中會,入會者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為誓詞。當年的舊址上,如今蓋起了摩天大樓。遙想先輩們為振興中華發起的轟轟烈烈的歷史革命,不禁贊嘆,就是腳下這片土地承載了中國革命啟蒙的重任。

丁宜(前排左四)和參觀團成員在興中會舊址前合影

進入唐人街,棄車步行,我們來到了第二站,孫中山紀念公園。這里設立了一座少年孫中山雕像,設計者根據孫中山目前僅存的17歲照片,結合當時的歷史背景,將雕像設計為行走的姿態,寓意其在復興中華的道路上不辭辛勞地奔波。參觀者們紛紛為雕像獻上夏威夷特色花環。

丁宜作為參觀團中國媒體記者代表為孫中山雕像敬獻夏威夷特色花環

沿著100多年前舊時唐人街的巷子繼續前行,陳燕女士突然停下腳步。原來,不遠處一座貌不驚人的黃色矮層建筑就是《自由新報》的舊址。這里曾是大興革命輿論、傳播民主革命思想、激發華僑愛國熱情的基地。陳燕女士的姑父孫科——孫中山的長子就曾在這里工作。

《自由新報》舊址

離唐人街不遠的地方,能看到一處當地華僑華人常去的市場——摩納基亞市場。1903年12月,孫中山曾在這里發表公開演講,為革命活動籌款。

摩納基亞市場

頂著夏威夷的烈日,我們一行人來到本次參觀的最后一站——瓦胡學院。該學院曾是孫中山為攻讀大學預科而求學的地方,現改名為普納荷學校,是夏威夷最好的私立學校之一。不僅孫中山是該校校友,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奧巴馬也畢業于這所學校。1882年9月孫中山在這里上學時,同班同學中還有夏威夷王子。至今,學校檔案館仍留存著孫中山在此求學的相關資料。

孫中山早年間在普納荷學校上學時的教學樓

在學校一座不起眼的老式教學樓前,一塊銅牌上用中英兩種文字寫著:“國父孫中山先生曾在普納荷學校此樓上課”;“……自是有慕西學之心,窮天地之想——孫中山”站在白色外墻下,讀著這些文字,心生無限感慨,早期中國革命的種子就是從這里發芽。

教學樓前的銅牌

綠草茵茵的校園里,陳燕女士帶我們來到一棵參天的酸角樹前。當年,17歲的孫中山經常坐在樹下休息。1883年,他將樹上掉落的酸角種子帶回家鄉,一同帶回的還有他心中改革圖強的種子。如今,廣東省中山市翠亨村的孫中山故居內,歷經上世紀30年代的臺風,酸角樹依然頑強生存,并煥發出勃勃生機。陳燕女士介紹,如今這顆酸角樹樹種再次漂洋過海,在新加坡孫中山南洋紀念館有了第三代。

位于普納荷校園內的酸角樹

五四運動爆發100周年之際,能夠參與此行,深感榮幸也深受教育。踏著革命先輩的足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努力,當為我輩之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