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是一個海洋大國,擁有漫長的海岸線和廣闊的領海,這是一片富饒的“藍色國土”。有這樣一位科學家,他秉持海洋強國的初心,數十年如一日,為追趕世界先進水平、為中國贏得海洋科學話語權一直在不懈奮斗,80多歲還3次帶隊深潛南海。

《初心如月愛在家國》系列報道,今天(14日)我們為您講述我國著名海洋地質學家、中科院院士、同濟大學教授汪品先的“深海夢”。

最近幾個月,八十三歲的汪品先格外忙碌,他主持的國家重大項目——南海深部計劃,歷時八年,今年10月就要最終完成,這也是我國第一次對南海深海進行地質、水文等系統性科考。就在一年前的5月13日,為了探尋課題的關鍵證據,82歲高齡的汪品先親自乘坐深海勇士號國產深潛器,先后三次下潛到西沙1400米海底,當時,他還在癌癥康復治療中。

中國科學院院士同濟大學教授汪品先:沒有想那么多,只是覺得有這樣的機會太難得了。這個95%都是我們國產的(部件),這是很不容易的,特別驕傲。

對汪品先來說,堅持親自深潛,除了要掌握第一手資料,也是要實現自己40多年的一個夙愿。上世紀五十年代汪品先留學蘇聯,畢業于莫斯科大學地質系,回國后參與組建了我國海洋地質學科和海上石油勘探工作,改革開放后他再次出國深造,那時,世界強國之間的海洋之爭和海洋科技較量已經開始。汪品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感受最深的是差距。

中國科學院院士同濟大學教授汪品先:我第一次聽說深潛,是一九七八年訪問法國。世界上歐美國家到深海去,那是二次大戰后,真正達到高峰是六十年代晚期七十年代初,而那個時候我們什么也沒有,我們什么也不知道。

利用鉆探、深潛等尖端技術,對深海進行地質、水文、礦產等基礎研究,這是海洋科學的前沿領域,也事關國家長遠權益。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汪品先帶領團隊開始廣泛參與國際合作,決心追趕世界先進水平的同時,已年過六旬的汪品先毅然開啟了常年漂泊大洋的新征程。

中國科學院院士同濟大學教授汪品先:這是我76年到96年的科研成果,96年我60歲,(本來)應該退休,這是這二十年的成果,當然(現在)超過二十年了,就是說我要干的時候干不了,等到應該不干的時候機會來了,然后(現在國家)有那么好的條件,而且(國家)也重視了。

近年來,隨著國家海洋強國戰略實施,汪品先和同事們有了更大底氣,乘上了國產科考船和深潛器,一批批原創成果,多次獲國家重大獎勵。從2011年起,汪品先發起和主持了南海深部研究計劃,8年持續科考獲得大量資料證據,打破了南海是小大西洋的歐洲中心論傳統認識,在海洋科學界提出了中國主張。

中國科學院院士同濟大學教授汪品先:這是我們這次的一個重要收獲,就是改變了對南海成因的看法,我們會拿出很像樣的東西來,我們想在國際上證明,對南海深部的認識,主要是中國人領頭取得的。

多年追趕,不懈努力,拿汪品先的話說,中國在國際海洋科學領域已經從小伙計、打下手,逐步成為平等伙伴。這段遠程視頻是汪品先的學生們從臨近南極的西南太平洋發回的,在全球科學家首次探測這片未知海域的聯合項目中,中國學者占了三分之一,并擔任首席科學家。

中國科學院院士同濟大學教授汪品先:中國不一樣了,中國現在有(技術)手段了,但有了(技術)手段你還得有腦子去用它,這就是我們的事了。現在如果做得不好,那就不是別人的責任了。

對待科學研究,汪品先一直主張要放眼長遠,耐得住寂寞。今年,由同濟大學牽頭的國家大科學工程——海底科學觀測網正式動工,海底布網,智能采集、實時傳輸,這是最新一代的深海技術,發達國家也剛剛起步。因為沒有成熟路徑可循,當初立項時曾出現懷疑和爭議,但汪品先態度堅決,不懼風險,堅持原創,將來才能領先。

中國科學院院士同濟大學教授汪品先:你現在做的東西,很可能過了三十年人家說他當時是對的。基礎研究不是馬上就能收益的,更別想拿到鈔票什么的,我們就是把這個問題研究了,把新的認識開拓了,后人會來真正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