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都是程鵬)“迎華誕、憶初心、共奮進” 無黨派人士專題座談會 (8)

我是一名90后,11年前到英國留學,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好奇和憧憬。剛到英國學習生活時,感受到它對歷史文化的傳承、對科技創新的執著、對契約精神的堅守。但隨著時間推移,我對國外的發展有了更全面深刻的理解,能夠更加客觀理性地看待國內外的差別。比如,歐美發達國家存在社會治安欠佳、物價過高、基礎設施建設緩慢等問題;而在中國,女孩不太擔心深夜獨自一人去坐公交,人們也不會因為越來越快的高鐵速度而吃驚……一件件在國內覺得很平常的事情,在國外卻顯得彌足珍貴,這些東西猶如陽光和空氣,受益而不覺,失之則難存。

如果留在國外,也許會有相對完善的條件和平穩的生活,但是一眼能望到10年、20年后的樣子;回國后會面臨很多挑戰,但也意味著個人的發展有更大的空間,我們的機遇和成長都在祖國。2016年,我到了祖國,隨之而來的是震撼和感動:祖國的發展像飛速轉動的車輪,從基礎設施建設到教育醫療投入,從高鐵網絡覆蓋到5G技術突破,從社交網絡到移動支付,祖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甚至在不少方面已經超過了西方發達國家。這樣的發展速度和勢頭在歷史上任何國家都是空前的,特別是近年來中國之治與西方之亂更是形成鮮明對比。在這樣一個新時代,我從心底感受到祖國的召喚,只有在自己土生土長的大地上,才能更好地實現自身的價值。

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新時代中國青年處在中華民族發展的最好時期,既面臨著難得的建功立業的人生際遇,也面臨著“天將降大任于斯人”的時代使命。回國3年多時間里,切身感受到國家對青年人才不遺余力的支持,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鍛煉。我25歲加入電子科技大學并成為教授,27歲擔任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首席科學家,28歲擔任學校材料學院副院長,并先后獲得全國五四青年獎章和全國三八紅旗手稱號。雖然在這個過程中,曾有過對我年齡甚至性別的質疑,但黨和國家全力支持青年人發展,鼓勵一批又一批“80后”“90后”勇往直前。壓力和動力并存,唯有更加努力,才能回報信任。我們這代人成長在祖國的繁榮與和平時期,擁有更廣闊的平臺和機會與世界同行對話,更應擔負起我們應有的時代責任,在祖國最需要的地方、最急需創新的領域建功立業。

工作中我也會遇到困難,偶爾也會失落,但眼前時常會浮現出那些一生愛國奮斗、淡泊名利、樸素踏實的前輩和師長們的身影。今年4月,我有幸參加中央統戰部組織的黨外院士與留學人員國情考察服務團,有機會踏上“家家有紅軍、戶戶有烈士、山山埋忠骨、嶺嶺有豐碑”的安徽金寨縣。我爺爺15歲就在金寨附近參加了革命,但我對爺爺的革命經歷了解甚少。參觀金寨革命博物館、聆聽革命傳統講座,我才知道爺爺他們從血與火中走出來多么不容易,國家走到今天多么不容易。那時候條件如此艱苦,他們跟黨走的信念卻如此堅定,用生命詮釋著“信念決定選擇,理想決定方向”。在與服務團里無黨派前輩們里朝夕相處的時間里,作為團里年紀最小的團員,我從他們身上看到了對事業堅定不移的追求和執著:作為科學家一生只做一件事并做到極致,作為無黨派人士不計回報、只為國是建言。現在,青年科技工作者競爭激烈,有的人為拿到人才頭銜,在科研中會選擇跟風熱點,卻遠離真實的國家需求。若為了虛榮而投機取巧,幾年之后必定會被社會遺忘。面對日益增長的科研競爭壓力,我們更應該時刻提醒自己認認真真搞“真學問”,踏踏實實做“真科研”,把自身發展更好融入祖國的需要之中,只有這樣才能作出國家真正需要的成果,才對得起黨和人民的信任,才對得起自己的人生信條。

我們是幸運的,生逢其時,躬逢盛世。在新中國即將迎來70華誕的日子里,在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歷史進程中,我們年輕一代無黨派人士要加緊步伐,努力成長為祖國事業發展的棟梁之才!

(作者系電子科技大學材料和能源學院副院長,四川省婦聯副主席)